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铁路售票员没人投诉没收假钱就感到幸福

2018-12-07 04:27:09

铁路售票员:没人投诉没收假钱就感到幸福

在旅客看来, 铁老大 的售票员似乎掌握着某种 大权 ,能不能买到票完全取决于售票员的 肯不肯 。售票员对这种观点无奈得很,他们的工作单纯是卖票,并不能决定票的有无。

售票员工作看似简单机械,但需要的细心与耐心远超乎想象:他们的记性要好,记住当日列车表和晚点车次、时间;听力要好,能听懂带着各种乡音的粤语、普通话和简单英语;还要心算能力好,如果收错钱,不管多收少收,都得罚钱。一个姿势一坐至少4个小时,一说就是一天,不敢多喝水,因为怕要上厕所。所以,据说他们的职业病全出在腰椎、颈椎、喉咙、手指关节上,男性甚至还多肾结石。

-策划:林波陈琦钿

-采写:新快报黄雪琴

-摄影:新快报孙毅

机械动作每天重复无数次腰椎颈椎喉咙关节全是病

早上八点整,白班组点名会已开始,简单问候后,跟访的刘秋珍一言不语,拿起2350元散钱走下楼梯,装了杯水,来到16号窗口。这是老弱病残可以优先购票的窗口。

2001年毕业后,刘秋珍就来到了广州站。那个年代,正是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时期, 铁老大 地位稳固,刘秋珍和家人为此 笋工 高兴不已, 当时以为是很稳定、悠闲、简单的工作。

然而,售票工作看似简单,但问、收、输、核、做、交,6个规定环节一个都不能少,都不能出错,一个姿势一坐少4个小时,一说就是一天,即使嗓子干、痒、疼,也不敢多喝水,怕喝水就要上厕所,更怕让旅客等被投诉, 动作机械,每天重复无数次,我们腰椎、颈椎、喉咙、关节全是病,男的还多肾结石。

刘秋珍的 抱怨 说不上夸大,跟访这一天,除了补票、改票,她共卖出534张票,票额49617.5元。每卖一张票,她需要说6 10句话(该窗口多老人,每个问题要重复次),一天下来要说上5000多句话。说几句话后,都要掩嘴或偏向一侧 咳咳 几声,几乎成了从主任到一线售票员的 标准 动作。

春运卖票收钱收到手抽筋

每天答问说话说到咬舌头

12月算是淡季,春运未至,节假日少。在铁路工作20多年的班长曹俊云说春运才是战场, 每天卖票卖到手发软,收钱收到手抽筋,说话说到咬舌头。

工作状态下,刘秋珍从询问、查票、验身份证到收钱、打票,顺利的时候,售出一张票只需5秒钟。但多数时候需要更长时间。10时17分,一操江西口音的中年女子冲到窗口, 拜托,先帮我换票好不好? 你好,排队好吗? 前排旅客有点躁动和不满。女子带着哭腔: 孩子到九江了,几岁的孩子在等,拜托了。

刘秋珍快速取得了前排旅客的同意后查票,可惜快的车发车前30分钟已停止售票, 不好意思,改不了。 话语未落,女子眼泪就流下来了, 还有20分钟,怎么就不行呢,孩子在等啊。

干了13年售票工作,这样的场面对刘秋珍来说已司空见惯,但她并不感到麻木,她说,有家回不了、亲人难团聚、事情遭耽误的无力感受,她懂。售票员就像这个庞大系统中一个高消耗的零件,有没有票,规定如何,他们真的做不了主。 买 和 卖 本来是合作关系,但有时会变成对立关系,尤其是春运时,旅客买不到票时,会以为好像是我们把票藏起来了。我也很好奇,那么多票为什么都没有了。 刘秋珍叹了口气, 唉,窗里窗外,都是无奈。

上一篇:广东严禁公职人员违规打高尔夫球

下一篇:四川女子将2名男童扔下悬崖摔死被判死缓

广州正规拍卖公司
碳纤维棒
校园电视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