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春晚年画娃娃邓鸣贺白血病去世

2018-12-03 14:43:49

春晚年画娃娃邓鸣贺白血病去世

原标题:春晚年画娃娃邓鸣贺白血病去世留着“红孩儿”头、点着美人痣、带着妹妹在春晚上“巧手手,剪花花”的“年画娃娃”邓鸣贺,因白血病复发,于28日晚抢救无效去世,年仅8岁。昨日下午,邓鸣贺葬于老家河北邯郸大名县。邓鸣贺曾是河南电视台2010年度《梨园春》节目少儿银奖擂主。2012年龙年春晚,邓鸣贺提着小灯笼,以一句“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的童谣,被大家所熟悉。第二年春晚,邓鸣贺又带着妹妹表演了《剪花花》。2013年2月,邓鸣贺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被确诊患病后,小鸣贺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多家企业及热心人士为其捐款超过200万元。去世前一月已不能下床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后,邓鸣贺在北京儿童医院接受化疗,经过近半年的治疗,2013年8月,其病愈出院回到了老家。据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医生周翾介绍,小鸣贺停止化疗后3个月左右就复发了。2014年春天,其到另一家医院做了造血干细胞移植,但过了大约半年,病情再次复发。“他得的是恶性程度很高的急性髓细胞白血病,移植后复发,几乎没有治愈的机会了。”周翾称,病情复发后,邓鸣贺的身体耐受不了更强烈的治疗,北京儿童医院开始为其介入舒缓治疗,也就是平时说的临终关怀治疗,减缓他的痛苦,延缓生命。周翾表示,在离世前一两个月,邓鸣贺已经几乎不能离开床了,由于肺部并发症很严重,他呼吸变得困难,一走路就会缺氧,只能躺在床上吸氧。“我们和家人商量后,没告诉他病情,他情绪一直很好,这样至少让家长觉得临走那段时间他还是快乐的。”戏迷与乡亲排长队送行前晚,小鸣贺去世。由于当地习俗认为小孩离世后需尽快入土,昨日下午,邓鸣贺的葬礼在家乡大名县举行。灵堂很简单。一张50厘米高的四方桌上摆着照片和一些小鸣贺生前爱吃的食物,桌前的地上,放着一个烧纸的铁盆。昨日下午5时许,小鸣贺的家人抱着妹妹,妹妹抱着鸣贺的照片,戏迷与乡亲排着长队,一起为小鸣贺送行。小鸣贺在《梨园春》里的大哥哥韩鹏飞说,小鸣贺是天堂跑出来的淘气小孩儿,现在他要回去了。■ 逝者4岁学戏 被赞“精明奇才”赵玲至今仍记得邓鸣贺次到学校时委屈的样子。2010年春天,邓鸣贺在爷爷邓庆华的陪同下到赵玲艺术学校求学——这所学校因培养出孔莹等童星而闻名。懂事小大人赵玲艺术学校位于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县,而邓鸣贺的老家在河北省邯郸的大名县,当时不到4岁的他只能寄宿在学校。怕小鸣贺不舍,赵玲建议邓庆华偷偷离开。找不到爷爷的邓鸣贺慌了,不敢大声哭,只好嘤嘤呜呜地抽泣。学校铁门外,爷爷邓庆华也在偷偷抹眼泪。赵玲记得,当时她哄了一会,小鸣贺就不再哭了:“他特别懂事,不像是小孩子。”懂事、坚强、像个小大人,是认识的人对小鸣贺多的评价。2012年左右,邓鸣贺前往郑州求学,和赵玲仍然没断了联系。每次去郑州,赵玲总是会去看看这个曾经的学生。见到赵玲,邓鸣贺特别高兴,央求爷爷:“爷爷,你一定要请赵老师吃好吃的,咱们去大饭店。”吃饭时,他还学着大人的模样,为赵玲摆好碗筷,再用热水冲洗筷子和餐具。“这孩子是心里有我。”赵玲说,邓鸣贺生病后给她打,她先忍不住哭了,反倒是小鸣贺安慰她:“老师,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老师,你不要太辛苦了,要注意休息。”邓鸣贺总盼望着好起来。因为化疗,他剃了头发。赵玲要给他买顶帽子,这回小鸣贺没有答应:“老师,我头发肯定会长出来的,马上病就好了。”梦想唱大戏次见到邓鸣贺时,赵玲试了试他的功底,除了台词记得比较准确外,唱腔、动作等并不好。但很快,赵玲发现邓鸣贺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学戏一二十分钟,不少孩子便开始精力分散,有的孩子要喝水,有的嚷着要去厕所,邓鸣贺不,“老师,时间过得真快,我想再上一节课。”戏剧已经成为邓鸣贺生活的一部分。有次他和赵玲一起吃面条,邓鸣贺突然想起了《朝阳沟》,于是一边用筷子敲着桌子,一边围着桌子有模有样地走步,嘴里含着面条便唱了起来。不但勤奋,幸运的是,邓鸣贺也有唱戏的天赋。赵玲辅导学生学习新唱段,大部分学生学了许多遍还是记不全,但小鸣贺几节课就记住了,而且动作很到位。《梨园春》2008年年度总韩鹏飞形容小鸣贺为“精明奇才”,“他模仿能力强,很有灵气。老师在教戏时,他学一两遍就会,灵气,精神头儿还特好。”邓鸣贺曾告诉赵玲,长大要当艺术家:“他理解的艺术家就是能唱大戏。”韩鹏飞也记得,小鸣贺多次提起,长大以后要去中国戏曲学院读书,“这是他的梦想。”成名的“烦恼”赵玲见证了邓鸣贺的成名,但更让她欣慰的是孩子仍保持着那份童真。去河南电视台《梨园春》节目参加比赛前,邓鸣贺一直告诉赵玲,自己要拿名,“其实他不知道金奖、银奖这些奖项的区别,他就是想着要给老师和爷爷争光。”赵玲说。成名后的邓鸣贺开始有了烦恼。每次演出结束,总有人搂着他要求合影,邓鸣贺有点不大愿意,觉得别扭,“其他小朋友在一旁玩,他也想过去。”赵玲说。和很多孩子一样,邓鸣贺也喜欢“臭美”。“老师,这个上衣怎么样,好看吗?配那条裤子好啊?”小鸣贺总是缠着赵玲问。韩鹏飞也记得,演出结束后,小鸣贺会拿起他的演出鬓花戴在头上,一边扬着小脸儿笑嘻嘻地问:“哥哥,是你戴着好看,还是我戴好看?”寄语法图麦的妈妈:早上接到爷爷的短信,一直不敢相信……天堂没有病痛,宝贝,走好!六小龄童:愿他在天堂一切安好,愿邓鸣贺的家人节哀,也愿白血病不再成为不治之症。林妙可:邓鸣贺,我亲爱的小弟弟,一路走好!邓鸣贺老师赵玲:小贺宝,你总是打让老师不要太辛苦太累了,注意休息。你也答应老师会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长大。老师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但为什么你没有做到?(李相蓉 侯润芳 王卡拉)

温室内外遮阳系统
金属徽章
酪朊酸钠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