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感怀的散文

2019-04-10 20:24:15 来源: 濮阳信息港

中秋之夜静得出奇。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透过天窗,如水的月光倾泻在我的身上。风儿阵阵,轻轻摇摆着窗前的青竹,我凝视着静静挂在空中的中秋月,深邃的天空似一幅银色的绚丽的画卷,充满着诗意。我心弦缭绕、落寞,遐想无限,满腔的深情化作一丝超越时空的情愫激起我对故乡至纯至美的思念。

中秋节是个多思念的节日,一生豪放的大诗人李白曾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句,这句千古名唱诠释了游子思乡情怀。

一直以来,在我的心灵深处总有一个心结。时时憧憬着等自己老了能够落叶归根。那时候,孩子们大了,各自有了家庭,有了事业,不再需要我呵护的时候,我能够回到故乡,在那里盖上一间简单的小房子,像一只飞累了的鸟儿,能够栖息在故乡的土地上,宛如儿时一样生活在连绵起伏的燕山脚下、还乡河畔。生活在儿时的小伙伴们之中,去寻匿儿时的记忆。

然而,如今的我已经是:虽是故乡人却是故乡客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倒退几十年,我的同龄人们,当然包括我自己在内。好多好多的人都以走出那个贫穷的老家为荣。无论你选择的是哪一条道路,只要你能够走出去,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你就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就会活出另一种样子。当时的一句话是走出大山,宁往南走一千,不往北挪一砖,可见,走出老家到外面闯荡是何等的时尚。要说时尚,倒不如说是我害怕贫穷,唯恐贫穷覆盖我的一生,便产生背井离乡的念头。

风风雨雨在他乡奔波了三十年,弹指一挥间。随着时间的失去,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觉得思念故乡,思念老家。其实,我的心里原本很明白,老家,所谓的老家,只不过是我曾经的家,是曾经生我养我的地方。如今的老家,已经不再属于我,那里没有了曾经呵护养育了我的父母,没有了属于我名下的一间房屋,没有了属于我的一寸土地。站在老家的土地上,有一种房无一间智能农业物联网系统
,地无一垄的惆怅之感。属于我的,只不过是我曾经的家,我的生身之地和千千万万美好的回忆。此生此世,我再也不会回到那里生活。每当我回到故乡,回到老家,走在故乡的土地上,亲吻着故乡泥土的芳香,倾听者亲切的乡音,目睹着同龄人以及后辈们依旧耕作在贫瘠的土地上,我的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情结——我的乡愁,产生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奈。老家,我的故乡。她再也不属于我,她只属于那些依然耕作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老家好像给予了我某种排斥,而我仿佛背叛了我的老家。

我总以为,走出贫穷的家园,闯荡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美好天空,便不再回首。然而,每一个月夜里,朦胧的月夜总会让我心灵深处的那双眼睛透过天幕,探寻我的故乡,我的老家。不管老家有没有我的房屋,我的土地,也不管我身处何方,更不管在他乡生活得多么滋润,在我的心灵深处的家园还是我的故乡,我的老家。即便是在梦里也都是如此。每回回的梦境里都是如此。梦中的空间环境,梦中的人和事十有七八都是老家,都是故乡。我终于明白,月还是故乡的明,山还是老家的秀,水还是老家的清。故乡啊故乡,我的老家,那里有我的牵挂,有我永生的根。

就在那一瞬间,摧毁了我曾经的憧憬,有了新的感悟。今生今世,我并没有跨过还乡河,没有走出连绵起伏的燕山山脉高清车载云台
,没有走出老家那片贫瘠的土地。虽然我再也不能够回到老家像小时候一样生活,虽然老家不会再接纳我,可是,我总觉得,我的身躯寄宿在遥远的他乡,我的脚步留在了本不属于我的异地。我的目光,我的心灵已经留在了故乡,如若无法置身于星辰们居住的天空,而我的目光却夜夜都抵达到了那里一样。

在这如水的夜光里,我索性起床站在这深情的夜风中,站在他乡的土地上遥望故乡,遥望老家。不管老家是否属于我,我依然觉得,我依旧是老家的一部分,他不仅仅是属于耕耘在那里的人们。因为我的乡愁源于老家,源于我的故乡。仿佛源于田野,源于山川一样。老家,我的故乡,她是我释放乡愁的去处硬化剂厂家

正所谓老家是小时候竭力想走出去,老了又想回来的地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