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世鬼差 第六十五章 逃脱

2019-09-26 03:14:32 来源: 濮阳信息港

阳世鬼差 第六十五章 逃脱

老怪物被称作什么东西,差点没气的喷出一口血来。..

秦琼沉吟后道:“这应该是上古时候所谓的魔气,那时候天地清明,神光五彩,魔气黑黝,真没想到到了现代我们居然还能看到,真是不可思议。”

老怪物冷笑道:“既然知道我的来头,你们还不快滚,莫非想死在这里吗?”

但他不知道尉迟恭脾气暴躁,本来可能还有点发怵,但现在完全不怕了,一听就上了火说:“你敢让我们滚?我老黑已经几百年没听过这个字了,我不管你是什么鬼东西,但见了本神,也甭想好过,再吃我一鞭。”

老怪物的深浅真是不能揣测的,方才还一副强弩之末的样子,现在又变的沉着下来,面对尉迟恭的鞭子,他屈指一弹就给打了回去,让人捉摸不透。

“区区两个野仙,也敢称神?你们恐怕连位列仙班的资格都没有吧,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还不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老怪物低沉道。

尉迟恭不理他,而是对秦琼说:“叔宝,好久没有碰到这么硬的茬子了,又到了咱俩联手作战的时候了,真是怀念当年啊。”

秦琼说:“废什么话,先将他拿下,让他看看咱们到底有没有资格位列仙班

阳世鬼差  第六十五章 逃脱

。”

秦琼用的黄金锏,据说是之前李渊赐给他的,连李世民都能打。他一身也是金色战袍,白色披风,看起来很拉风。这是他的战斗状态。

尉迟恭穿着黑甲,双手握着双鞭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杨相瑞眯着眼睛瞅了一阵,忽然眼皮子一翻,一股黑气从他身上生气,蔓延到空气之中,惹人注目。

那团黑气看起来没有特别规则的形态,就是那么一坨,但在那一坨中,好像有眼睛、有鼻子,也有手臂,反正非常之奇怪。

看到他脱离了杨相瑞的身体,我突然停止了追击,对伊香儿道:“趁着现在,你快将杨相瑞带走,不然等会魔灵会回到他的身体,之后再也分不出来了。”

伊香儿闻言,毫不迟疑直奔杨相瑞而去,在两位门神将魔灵牵制的时候,迅速将他带走,逃离此地。

由于事态发展的严重,我深怕魔灵再度龟缩进杨相瑞的身体里,无法彻底根除。所以现在索性放他离开,他的命只能等处理了魔灵以后再要了。

但我万万想不到,魔灵已经与他建立了一种密不可分的联系,杨相瑞被带走后没多久,被二神压着打的魔灵,就化成一缕黑烟雾朝着外面急速逃离去,而且是无法阻拦的那种,相当于跨越了空间的传送。

出了这个门,二神就停止了脚步,我追过去急忙道:“两位大神,怎么不追了?千万不能让他跑了啊。”

秦琼斜了我一眼说:“我们是门神,负责守护府邸,现在他既然已经离开,那就不在我们的职责范围之内了。”

我瞬间无语,说:“这么强大的一个魔灵,以后势必还会威胁到其他人的安全,难道你们就这么放任不管吗?”

“他不是你们地府的死敌吗?自然由你们去搞定,我们还有我们的事情要做。”秦琼淡然道。

让我自己去追,凭方才魔灵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真不一定能够讨得了好。心虚之下,我需要他们的帮助。于是就出言相激道:“二位是真的不想管吗?还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尉迟恭一听就不干了,盯着我说:“小子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什么叫其他的原因?”

我嘿嘿一笑说:“这不明摆了么,莫非二位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尉迟恭当即就瞪眼道:“什么?你小子竟敢小看我们?信不信我一鞭子让你连鬼差都当不了?”

秦琼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计谋,冷笑道:“老黑别冲动,他这是自己害怕了,要激我们去帮忙呢,无需理会,这一个小小鬼差还不至于让我们出手。”

尉迟恭明了,对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跟秦琼转头就走。

“暧暧,两位大神,算我求你们了,帮个忙成不?”我在后面试图挽回,但是他俩头也不回,就消失在空气之中。

我叹了口气,无奈离去,也放弃了要追去的念头,这件事情,等明天跟陈国华商讨后再想想办法吧。

我不知道的是,等我走后,尉迟恭与秦琼从虚空中出来,看着我离开的方向,表情个不相同。

尉迟恭有点不服的说:“叔宝,那东西虽然厉害,但也没有必要怕到要避开他吧?”

秦叔宝神色凝重道:“你懂个屁,难道你没看到,那东西可是上古魔灵,比咱们都早了几千年,上古时候的东西,哪里能够小瞧?”

“那咱们就不管了?这要是被那小子传出去,咱们的脸面往哪搁?”尉迟恭有些郁闷道。

秦叔宝一脸嫌弃的道:“说你蠢你还不承认,命重要还是名声重要?再说他传出去还不是传给鬼?人又不知道,不影响咱们的名声。依我看,那小子肯定会向地府求援,到时候那个鬼东西也自然会被解决了。咱们还是一切照旧,这家不行了,找下家去。”

二位大门神消失在这里,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回到身体里,躺了一会,很快就睡着了。现在适应能力越来也强,在人鬼之间的变幻也磨合了十分。

第二天日上三竿我才睡醒,起来后都没有洗漱,直接就奔着陈国华那去了。陈国华正好要出门,看到我后,就问我:“怎么样了?除掉了没有?”

我摇头说:“没有,这其中出了些事情,恐怕暂时拿他没办法了。”

他诧异道:“什么事情,连你都没办法?我还以为你会手到擒来。”

我叹了口气说:“这是我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先是女厉鬼变心,不忍心杀他,后来从他身上又出现个魔灵,那东西很恐怖,连门神都不能将他搞定,杨相瑞被女厉鬼给带走了,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

“魔灵?什么魔灵?”陈国华很吃惊。

我摇了摇头,凝重道:“不知道来历,但应该是很古老的东西,他曾经在十大鬼帅的手中逃脱,形态就是一团黑雾,看不清模样。”

陈国华皱眉想了一阵,瞬间变色说:“难道是上古时期的东西?那果真了不得,这种东西怎么会在他身上?”

我说:“这件事,在蓝派身上,或许能够得到些线索。”

陈国华接口道:“也许吧,刚好,我约了他们,今天下午见面,你也与我一起去吧。不过现在趁着杨相瑞不在,我可以去打掉他一些党羽,换上我们的人,消弱他的实力。”

我忽然想起老孙昨天好像还受了点伤,就对他说:“那你去吧,我先回去吃点东西。”

从陈国华那里离开,我直接去了老孙那里,敲了半天门,他才给我打开。我进去一看,就吓了一跳,说:“你这是怎么了?”

老孙现在脸白的像一张纸,毫无血色,看起来十分虚弱。

他缓缓的摇头,话语很弱的说:“没事,就是昨天消耗过度了,休息两天就好。”

我立刻道:“一定不是,昨天你明明没有受什么伤,到底怎么了,别隐瞒我。”

他突然笑了说:“我就知道你昨天一定在,救我的就是你对不对?”

我坦然点头道:“我不隐瞒你,你也别隐瞒我。你走的时候,明明气色还很好,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老孙慢吞吞的回到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道:“你能帮我,还算有点良心。昨天我其实一直没走,就蹲在他们家门外,后来我看到杨相瑞被那个女厉鬼带着离开,我就追了上去,追到深山里,被她发现,我拼死跟她斗了几回合,连玉符都拿出来了。好在有玉符给我帮忙,才让我能够逃回来。”

我苦笑道:“你这是图什么?拼死也要去保护他?”

老孙哼道:“他是我很重要的一枚棋子,岂可说死就死?”

“现在呢?你不还是无法保护他吗?现在连自己都受了伤!”我看他那模样,也不忍心多说下去,只是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他了,他身体里有一个魔灵保护着他,就连我想杀他都不太可能,所以你也不用那么拼命。”

老孙有了点兴趣:“你说的那个魔灵,是不是一团黑雾?”

我说是,那是个很厉害的老东西。

老孙啐了一口说:“厉害个屁,我又不是没见过,他被女厉鬼压着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如果不是我好奇发出了声音,就不会被女厉鬼偷袭。”

“你说什么?他被女厉鬼压着打?”我惊声道。

老孙说:“不是压着打,而是他在向女厉鬼求饶。”

哎呀!我一拍大腿懊恼无比,原来书上说的是正确的,那个魔灵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被两位门神那么一通打,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了,昨天我要不是怕了,说不定现在一切都解决了。

烟台男科医院
烟台男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