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司机凌晨醉驾撞死送奶工案开庭,大量细节曝光

2019-05-17 14:55:45 来源: 濮阳信息港

2018年12月26日凌晨3点52分,女司机朱某驾驶一辆奔驰车, 在文三西路由西向东行驶到文三西路85号附近时,与送奶工汪某某(女)驾驶的由南向北横过道路无号牌电动三轮车发生碰撞,随后电动三轮车解体至对向车道,与由东向西行驶三辆小型客车发生碰撞。

汪某某当场死亡,而肇事女司机朱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87.8MG/100ML,属醉酒驾驶严重违法行为。

今天上午9点30分,这起交通肇事案在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开庭审理

今天被告席上有两人,分别是朱某和徐某某。

90后朱某被控交通肇事罪

80后徐某某被控涉嫌危险驾驶罪

△ 朱某

朱某,1994年生,是当日肇事女司机,短发,一米六不到的个头,穿着白色帽衫,被控交通肇事罪。

△ 徐某某

徐某某,1988年生,是肇事车车主,肤色黝黑,高个,西装笔挺,因为徐某某明知朱醉酒,还让朱某开车,被“勉强”摘帽的贝因美,“曲线救国”能否助其站稳市场脚跟?控涉嫌危险驾驶罪。

连喝三场酒后,众人提出开新车去西湖边

朱某不会开,徐某某贴心教她

据朱某回忆起:2018年12月25日,她跟徐某某还有另一位朋友当晚先在一家饭店吃饭。

徐某某是一家房产中介的店长,开着自己新买的奔驰前来赴宴。

吃晚饭的时候,三个人大概每人两瓶,后来老板又送了一瓶,三个人分着喝了。

吃完饭,三个人还不尽兴,就商量着要不去KTV喝点。朱某当时没开车,让喝了一点酒的徐某某开车, 直接去了朱某上班的紫金公馆KTV开始第二场。

到了朱某的主场,朱某还叫来小姐妹,啤酒,洋酒一起上,唱歌玩游戏,一直玩到了后半夜,之后又去吃了夜宵。

凌晨三点多,吃完夜宵的一众人往徐某某新买的奔驰车方向走,准备回去。

徐某某按了按自己车钥匙,车门打开了,但坐到驾驶室里的却是朱某。

是你主动提出开车,还是徐某让你开车? 法官问。

朱某摇摇头: 我已经不记得了。

朱某从来没开过这辆奔驰,虽然有驾照,但不知道怎么启动。徐某某很贴心地教她,车慢慢开起来了。

随后,徐某某坐到了后排,车上还有另一位朱某的小姐妹。

这时候,有人提议去西湖边玩玩,于是,车从浙商财富中心附近快速驶出。

调整坐姿后 朱某开始猛踩油门

悲剧发生了!

此时已是凌晨3点半。

朱某说当时她先往莲花街开,路上没什么人和车,后来车开到自己住的荷花苑门口,稍微停了停。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座椅太宽了,她不舒服。

这时候,徐某某下车,帮朱某调整了座椅,让她能舒服地继续开车。

没想到,座位舒服了,朱某竟然开始猛踩油门。 当时车上的小姐妹说,你能不能慢点,开太快了!

车还没上车牌,怕什么?! 朱某立刻回了一句。

这些话,都被车上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来。

此时,奔驰车已经达到113码。而坐在后排的徐某某这时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随后,就是一阵猛烈的刹车和碰撞声。

朱某意识到撞人时,刹车已经晚了。

她和徐某某下车时,车头撞坏了,但车前却没有人。

两人颤颤巍巍往回走,发现车开过的地方,地上散落着各种零件。更远处,躺着一个人。

两人吓傻了。这时候路过了一辆出租车,有的哥跑下来问他们,报警了没有?

朱某这时候赶紧打了120。

随后,两人一直留在现场,直到警察赶来。

两人对自己的行为没有异议

争联合国任命马云在内全球17位杰出人士 目标改变世界辩点主要在自首和赔偿方面

说到这里,朱某多次哽咽。对于醉酒的情况和交警的酒精检测结果,朱某和徐某某都没有异议。但就谁要求朱某开车这一点上,两人说法有着明显的不同。

朱某说法: 我一直没拿到过车钥匙。当时徐某某的车是无钥匙启动的,就坐上去了。但是不是他要我开车的,我不记得了。

徐某某说法: 当时我喝多了,不记得了。

但在徐某某的份笔录中提到,是朱某说他开了新车,想试试看,他又碍于面子拒绝,想想朱某住得又近,就让她开车了。

但根据朱某小姐妹的笔录显示,朱某曾多次以想试试车怎么开为理由,拒绝自己朋友叫代驾的建议,而徐某则至始至终纵容朱某驾驶自己的新车。

事情发生后,朱某和徐某某给了对方汪大姐家庭十万元丧葬费。

朱某说家里很穷,自己是长女,早早就出来赚钱,和爸妈一起帮忙养家,自己也从来没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出了这件事后,家里帮忙筹钱赔偿,花光了大部分银行理财子公司面临的挑战和展业压力钱财,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徐某某则说自己有一个五岁的女儿,还要还贷,非常后悔做了这种事。

朱某和徐某某的律师辩解的点,基本在积极自首和赔偿两方面。对于朱某和徐某某的行为,没有太多异议。

目前,此案已经结束庭审,择日宣判。

律师解读

针对徐某某(车主)涉嫌危险驾驶这一情况,记者在场外也咨询了浙江靖霖律师事务所吕博雄律师。

吕律师说,这个问题,关键在于车主徐某某在事故过程中起的作用是什么。分两种情况,,徐某某是否涉及到教唆犯罪,使得朱某在醉酒状态下依然要驾驶汽车。第二,徐某某是否是属于不作为犯罪,从刑法总则上来找徐某某涉嫌危险驾驶的法理依据,徐某某作为车主,当时有义务去阻止朱某进行驾驶,他有义务但没有尽到义务,这就属于不作为犯罪。

事件回顾

2018年12月26日凌晨3时52分许,朱某(女)驾驶浙A66379号临时号牌小型轿车,在文三西路由西向东行驶到文三西路85号附近时,与汪某某(女)驾驶的由南向北横过道路无号牌电动三轮车发生碰撞,随后电动三轮车解体至对向车道,与由东向西行驶三辆小型客车发生碰撞,造成汪某某当场死亡,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

经初步调查,肇事驾驶人朱某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87.8MG/100ML,属醉酒驾驶严重违法行为。

她年纪大概40多岁,来这边送奶三四个月了,每次送完都从马路这边横穿过去,也是为了方便。 附近丹桂公寓的一名小区保安描述事发经过, 开车的是个女的,很年轻,20几岁的样子!当时这位送奶工照旧送完奶,想穿到对面,这时一辆奔驰车飞奔而来,她本能地停在原地想等车减速再过去,但车子丝毫不减车速,径直撞了上去......

被撞的送奶工大姐姓汪,安徽黄山人。

事件发生后,美丽健乳业向汪大姐配送范围内的用户发了一条短信:尊敬的客户您好,您的送奶师傅今天早上突发交通意外,近几天牛奶无法给您配送了,恢复配送后会时间短信通知您,给您带来不便万分抱歉

姐夫走后,全靠姐姐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 孩子舅舅说着眼中含泪, 两个都是早产儿,一出生就诊断是脑瘫。为了治病,花了几十万。2007年,姐夫得肝病走了,就剩姐姐和孩子,姐姐要强,一个人打几份工,拉扯他俩。 他俩每天都在屋子里不出门,养了一只金毛陪着。

记者 李维和 插画 张妍

从养猪农民到网络达人,他们如何通过快手逆袭?_0内容生态、淘宝直播,大咖畅聊“新营销”嘀嗒顺风车女乘客疑遭性骚扰,司机称摸腿就免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