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行不贷现金只贷猪母猪不下崽急疯农民

2019-11-10 20:46:50 来源: 濮阳信息港

  农行不贷现金只贷猪母猪不下崽急疯农民

  贷款农民见到自己新建空空的猪舍十分伤心 核心提示: 2003年4月,农行榆树市支行出台一条特殊支农政策:农户贷款不给现金,却让农户到指定的猪场抓猪,每贷款1.2万元,给一组猪(11头,母猪10头,公猪一头。母猪每头1000元,公猪每头2000元)。然而,一些贷猪户反映,他们精心饲养的猪中“公猪不发情,母猪不产崽”,白搭了上万元的饲料、工钱,更“吃”了本钱。这给盼望致富发家的农户带来深深的痛。 为了偿还买饲料、建圈舍的高额债款,有的贷猪户卖掉房屋、土地,只能住在猪圈里。 一年来,一些贷猪户为了争回受损的权益,不断地与农行交涉、抗争。他们要求解除贷款合同、赔偿损失。并私下约定,如果农行催要贷款,就将猪赶到农行,“以猪还猪”…… 母猪不下崽 急出精神病 王洪臣一家的早晨是从猪圈开始的。 他们在猪圈一角用木板隔了个小屋,惟一的电器是几块木板搭成的“电视柜”上的一台黑白电视机。融化的雪水从棚顶的塑料布漏下来,滴进冒着热气的锅里。王洪臣的妻子赵明艳正在削土豆皮,盆里泡着白菜。他的大儿子王鹏一边烧火,一边看书。隔壁不断传来“猪打圈”的嘶叫声,腥臊味呛得人头疼。 11月25日,榆树市大雪,在榆树土桥镇大房村5组王洪臣家经历了这一幕。 王洪臣说,他家本来已经备齐了盖房用的砖、木料、沙石,但都顶了养猪赊的饲料、苞米,房子至今也没建起来,他们一家只能在猪圈里安身。 在谈话中王洪臣语言、思路十分清晰,但他的妻子赵明艳说。“你别看他现在好好的,一犯病就像换了一个人,见谁打谁,连我和孩子都打!” 王洪臣在他“货猪”的这一年患上了精神病。 2003年3月,王洪臣在当地电视节目里看到广告,榆树市玉民种猪繁殖场销售优质种公猪、母猪,正在他筹钱打算买猪时,住在向阳镇的表哥张世杰找到他,商量合伙养猪。张世杰说,农行榆树市支行向阳营业所发放养猪贷款,“但给猪不给钱”。 5月中旬,他们办好贷款手续,向阳营业所梁副主任带着王洪臣到玉民种猪场把猪拉回来。 王洪臣贷猪款2.4万元,给猪两组,一共22头,其中每头母猪1000元,公猪2000元。 3个月后,王洪臣发现他贷来的猪“公猪不发情,母猪不揣崽”。他给猪场打咨询,技术员让他给猪“打催情药”,“赶出去溜溜”。他照样做了,“猪蹄甲都溜破了”,可是母猪还是揣不了崽。 2003年12月中旬,终于有几头母猪揣崽了,王洪臣就在猪栅栏旁搭起板铺,看护着母猪产崽。可是母猪揣的崽“怀一段时间”就没了。王洪臣说,母猪正常是三个月产一栏崽,而贷来的这20头母猪,一年多一共才产了10个崽,只活下2头。 也是在2003年12月中旬,向阳营业所负责人来要贷款。王洪臣说,原想指望母猪产崽还这笔钱,可母猪六七个月也不产崽,他根本还不上。该营业所负责人却认为,他养猪没管理好,“猪崽让母猪吃了”。这笔贷款缓不了,王洪臣连续几夜失眠,脑袋里“像塞进一团乱麻”,成天胡思乱想。 赵明艳说,有一天,王洪臣突然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到处追着打人,把她和孩子吓坏了。无奈之下,他们把王洪臣捆着送进舒兰精神医院。王洪臣清醒过来后,医生告诉他,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王洪臣讲,由于这些母猪实在养不起,他只好处理掉,除了留着“做证据”的3头母猪,其余的总共卖了6000余元。但饲料及人工费用王洪臣已投入了5万余元,养猪的贷款钱不算,就已经赔了4万多元。 贷猪只能在指定猪场进猪 “我贷猪养赔了,为了还债,住了15年的房子带上7.8亩地,4万元就卖了。”光明乡皮信村支书董喜双用手比划着,“买家答应我,过了年再搬出去吧,也好和儿孙过个团圆年。”董喜双50多岁的老伴在一旁用头巾抹着眼泪。 2003年3月,董喜双在乡里的一次会上听乡长传达一条信息:农行发放养猪贷款,但“不给现金给贷猪”。随后董喜双给农行榆树市支行谢家营业所联系了。没过几天,谢家营业所两位主任拿着宣传单来皮信村找贷户,目的是“扶持养殖户发家致富”。但是农户抓猪必须由农行的工作人员领着到指定猪场办手续。 董喜双说,“贷猪”实属无奈之举。当时他和谢家营业所主任开车到玉民种猪场看猪,感觉这里的猪不好。他找到农行驻猪场的代表,提出“不要猪给钱”,这位代表态度坚决:“高低给猪!而且只能在这个猪场进猪!”做为农民谁不想发家致富?为了这个机会,他只好选择在这家猪场进猪。 2003年6月20日,董喜双建了个540平方米的猪圈,7月28日,他贷款6万元,抓了3组猪,又花了2.4万元在玉民种猪场抓了149头猪崽,加上打井、扯电,总共投入8.5万元。猪崽单价是每公斤11.6元,而当时的市场价是每公斤7.4元。 2004年1月,董喜双发现这些猪有问题,“光吃不长”。虽然饲料都花了1.8万元,可的猪才102公斤,30头母猪也只产崽30多个。 11月9日,他把这批猪都处理了,不算圈舍投入,已经赔了6万多元。 陈立春是谢家乡村民,他贷猪损失近2万元。陈立春说,2003年3月,农行谢家营业所答应给他贷款养猪,但是后来农行谢家营业所的工作人员到村里找陈立春说:“不用贷款了,农行有猪”,并推荐说“玉民种猪场的猪好”。他们给陈立春贷了一批猪,并“直接贷利息”800元,一共贷款本息1.28万元。后来陈立春发现猪有问题,曾经先后三次到猪场换猪,把猪“拉回猪场”,可被农行的人劝住。今年春节前,他再去猪场换猪时,猪场已人去楼空。 许景祥是秀水乡农民,过去养过猪。他说,去年当地农行营业所曾找到他问:“贷不贷款,贷款给猪”。他就贷了一批猪,但由于“母猪不产崽”,赔了2万多元,60多岁父亲和妻子只得外出打工还债。和他一样,村里也有两家贷猪的农户赔钱了。 李树森是向阳镇的下岗职工,家里没一分土地,还有一个上学的孩子。他家贷了一组猪饲养,赔了两三万元。 向阳镇的薛洪大、王长海、常老五,光明乡的孙令庭等人都向反映,他们从农行贷了猪,因猪“有问题”都赔了钱。 农户“贷猪”后猪场就黄了 榆树市玉民种猪繁殖场在这个事情中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奇怪的是,它的破产却非常神秘。 2003年春节前后,电视台广告和农行信贷人员散发的传单宣传称:玉民种猪场“种公猪从北京购进”,“品种优良”。陈立春说,他去抓猪时,占地三四公顷的猪场生意红火,猪圈是3个二层的小楼,猪场院里还有粮囤和运输机。猪场里的工作人员包括场长、技术员在内共二三十人,来买猪的人也络绎不绝。可是2004年春节前,他去换猪时,整个猪场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留守。曾经那么红火的猪场,为什么在农户贷完猪以后,一年后就“人去楼空”? 董喜双说,他到猪场去抓猪时,猪被赶到车里,工作人员挨个给猪打耳标,当时他心里就打了个问号——从北京拉回的猪在北京就应该打好耳标了,为什么到猪场里才打? 经常在榆树一带贩猪的吉林市人王大愣告诉,今年春节前,他连夜从玉民种猪场拉了5汽车的猪,每辆车装了27头猪,每头价格在300—400元之间。他将猪卖给了市场杀猪的。据他透露,这些猪都是淘汰的品种。 而农行榆树市支行一副行长对此的解释是,玉民种猪繁殖场不仅有种猪,还有商品猪、育肥猪,猪场卖给肉贩的并不是种猪。 拨打了玉民种猪场给养猪户留下的售后服务,答复是“打错了”。 种猪场曾欠农行1500万贷款 一农行职工也贷了几组猪饲养,也因此赔了钱。他说:“农行贷猪,目的就是为了化解贷款风险,因为猪场欠了农行一大笔贷款,根本无力还贷。” 农行榆树市支行行长杨建国向介绍情况时,从侧面证实了此种说法。他说,1990年代中期,国家出台粮改政策,农发行的部分业务划拨农业银行。玉民种猪场是榆树市粮食局的下属企业,欠农发行贷款1500万元,在帐目划转时,这笔贷款给了农行。他说,给农户贷猪款,一是“盘活了企业资金”,二是“扶持了养殖户”。 农行一负责人否认了贷猪“有提成”和“任务”的说法。他也不承认农行和猪场“关系特殊”。他说,猪场和农户一样都是他们的客户。 “没给老百姓现金是怕不安全” 农行榆树市支行信贷科科长王秀山接受采访时说,“以物抵贷”就是“银行贷款给东西”。而榆树市支行在贷猪过程中,实际给的是现金。他们手里没拿到现金,是农行代猪场把钱收下了。主要是因为这笔购猪款集中送往猪场,不显得零散,另外老百姓带现金路上也不安全。这些钱暂时在农行存放,由他们代开凭证,实际这也是现金票子,对个人贷款农行办理的都是现金手续,所以农行贷猪不是“以物抵贷”。 可是一些贷户却不解,他们告诉,在贷款时农行说“不要猪不给贷款”,“给你们现金怕你们干别的”。而抓猪时,都是农行人领着到猪场办的手续,从贷款到抓猪,“我们连现金的影子都没看着”。 农行谢家营业所主管内勤的一包姓副主任说,他们“贷款不给现金”,是因为“这个项目特殊”。 “老百姓要求赔偿,是想讹俩钱” 王科长说,农行贷的猪并不存在质量问题。他解释说,饲养玉民种猪场的猪主要靠环境,这种猪对环境要求比较高,必须封闭饲养;对饲料的要求也很苛刻,喂的饲料要多含蛋白质,例如豆饼,蛋白质饲料促使种猪产生精子,母猪排卵。可是老百姓还是用传统方法饲养,大多是稻糠里掺少量玉米,从而造成“公猪不发情,母猪不产崽”。 农行榆树市支行一位领导对说:老百姓说,“农行给贷的是劣质猪”,要求赔偿,其实是想讹农行俩钱儿。这些人“不怀好意”,本来按计划农行能收上三分之一的贷猪款,但现在连十分之一也没收上来,更多的贷猪户都说“养猪赔了”。 当提到贷猪户反映猪场卖的猪价高时,农行一负责人称:“那是他们自愿买的,我们没逼着买。” 专家:这种做法违反信贷原则 根据提供的情况,长春税务学院金融系主任傅亚辰说,榆树市农行这种做法违反了信贷原则。他说,按榆树市农行的说法,虽然农行与猪场是货币结算,但指定贷户到某一猪场买猪,违背了自愿的原则,剥夺了农民自主选择品种、价格的权利,这种做法违反信贷原则。 有两户农民得到赔偿 2004年2月到8月,王洪臣和向阳镇贷猪户李树森多次到农行榆树市支行反映:贷猪养赔了,要求农行给他们补偿一定的损失。后来农行驻玉民种猪场的负责人拟了一份协议,让他们和猪场签字,给他们赔付了15头猪的赔偿。 纪检部门已组成联合调查组深入调查 榆树市工商局在接到贷猪户举报后,曾对此事件进行调查。该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局长陈志国说,受长春市工商局的指派,他们对农行是否“以物抵贷”和猪的质量问题进行取证。他实地走访了10多家贷猪户,发现大多数农户都因养猪赔钱,可能“猪有问题”。他只负责调查事件,对此事的处理结果并不清楚。 据了解,榆树农行“以猪抵贷”事件共涉及贷猪户130多家,贷猪款110万元。此事引起长春市主要领导的重视,纪检部门已组成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件的进展。

固安汽车网站
欧冠
梅河口游戏门户站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