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别黑百度广告了Facebook也没好到

2019-03-06 19:58:58 来源: 濮阳信息港

近期,中国三大互联社交平台因不同原因被处罚:

微博: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宣扬民族仇恨信息及相关评论信息;

贴吧:用户发布并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暴力恐怖信息帖文及相关评论信息;

腾讯:公众号平台用户传播暴力恐怖、虚假信息、淫秽色情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社会秩序的信息。

在太平洋的另一端,社交平台巨头Facebook还在被“大选后遗症”缠身。尽管特朗普已经上任将近一年,但仍然有许多人记得水军操纵美国大选产生的深远影响。

Facebook的“罪名”——影响了美国大选的选举结果

本月初,Facebook宣布发现在2015年6月至2017年5月期间,大约有3000多个价值10万美元的广告与将近500个相关的虚拟帐户有关联。比如,俄罗斯水军组织“互联研究机构”(IRA)曾在Facebook上购买了10万美元的线上广告。

在美国,由于外国广告主无法进行政治广告投放,所以Facebook被怀疑成为广告监管法外之地。

本月21日,扎克伯格宣布将配合政府调查,向国会提交由俄罗斯操纵的虚假账户所购买的广告。

但两个月前,扎克伯格的态度并没有这么敞亮:

“Facebook上面仅占内容极少部分的假会以任何方式影响到选举,这是相当疯狂的想法。”

扎克伯格并不愿意承认社交平台对政治产生的深远影响。

而这样的回应遭到了道德批判,《纽约时报》认为:

“Facebook对政治曝光的影响问题并不仅限在假的散播方面。该公司的算法决定了哪一个状态更新会出现在用户流的更高位置,哪一个更新会被淹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人本来就是想找来印证自己的偏见。Facebook的研究表明,公司的算法通过优先考虑用户感觉舒服的更新来鼓励这一点。”

对于这次事件来说,巨大的经济利益来源于虚假的“病毒式”传播。

如果不是美国大选,很少有人听说过马其顿这个国家。在CNN策划的调查报道中,来自韦莱斯(马其顿城市)的假制作者伪造美国的IP地址、低价购买真实用户账号,骗取点击以获取巨额广告收入。

马其顿的平均月收入为426美元。而大选期间,有人一夜暴富,以每天2500美元的收入带动了韦莱斯的经济增长。在采访中,该市市长表示:在政治力,一切都是被允许的。这座不知名的小城也有了新名字——“特朗普之城”。

CNN公布的虚假案例

政策擦边球让水军如鱼得水。

由于Facebook并不要求广告主公布个人真实信息,用户对于广告来源及权责归属并不知情,并且,投放者不需要在平台上公布其广告支出。而且,用户隐私也是Facebook一直极力保护的。

为了保证用户的参与度与活跃度,Facebook将“关注并分享”的可能性发挥到。Facebook对于热门话题的推荐来自高流量的内容,这些内容来自权威站,及为了获取点击率而专门制作“”的站。而这些,都是为了增加广告收入。

对于用户来说,他们选择相信自己转发的内容,并不质疑其真实性。而Facebook的推荐算法恰好助长了这种“确认偏见”。

扎克伯格表示: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人们在Facebook上的互动和公开讨论超过数十亿条,参选人有直接渠道与数千万选民交流,竞选团队组织了数千万次线上活动和广告,仅是Facebook在上发起选民登记活动,就动员了200万人成为选民。

诸如“教皇发表声明为川普背书”、 “维基解密称希拉里向ISIS售卖武器”等假受到“热捧”。

据媒体报道:

一个注册于2016年9月的站,“Conservative State”,在大选期间的流量超过了传统媒体。其中有30%来自Facebook,10%来自Google。

在三个月的大选中,排名前20的假在Facebook上获得了870万次的分享和评论;排名前20的正规只获得了740万的分享和评论。

2016年的一组调查数据显示,62%的美国成年人通过社交媒体获取,18%的人会频繁这样做,通过脸书阅读的美国成年人比率高达44%。

Facebook、百度们的道德考验

虚假和政治广告对美国大选的影响让政治家们开始思考:

一批国会民主党人写信给联邦选举委员会,要求研究新的规则,防止外国人使用社交媒体干预选举。而两位民主党参议员正准备敦促国会出台立法,要求Facebook等广告平台发布免责声明,公布政治广告背后付费用户的相关信息。

扎克伯格表达了展开大规模整顿的决心:加强政治广告的审查流程。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Facebook将努力实现“线上政治广告透明度”标准化:广告客户需要公布在哪些页面上投放了广告,用户可访问广告客户的主页,查看目前正在投放的广告等。对于技术团队来说,

都别黑百度广告了Facebook也没好到

难点在于如何进行分类,并对对隐晦的政治倾向的广告信息进行筛查。除此之外,让用户能够查看到广告投放者、并搞清后者目标用户的相关信息,是Facebook需要攻克的难题。

明年,Facebook计划扩充安全审核团队,增加250人的相关岗位。并在世界范围内扩大与各国选举委员会的合作,比如,帮助选民登记、与其他科技和安全公司共享信息等。

此次事件的受害者非希拉里莫属,她“不幸”成为历史个信息战的牺牲品。而“传统媒体在这场舆论争夺战中的完败”也极具讽刺地映射出各媒体权重的变化。

“第四权利”不再是西方传统媒体的有力武器,今天的Facebook 被赋予了不可忽视的政治影响力。这让人们想起了因“莆田系事件”、“魏则西事件”深陷泥潭的百度。

尽管中国传统媒体仍然把握着的话语权,但诸如百度、微博、等不再单纯作为社交工具存在,它们背负了舆论引导的和树立良心企业形象的巨大压力。

利益化和坚守法律及道德底线,是Facebook或百度、微博、需要权衡的。更重要的是,Facebook在成长中遇到的困难应该被更多社交平台借鉴,让影响力转化为更加积极的“经济效益”。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