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田园农家 第六十章 姐妹相争

2019-10-13 00:03:52 来源: 濮阳信息港

穿越之田园农家 第六十章 姐妹相争

安易不是没有想过用钱砸他们,毕竟他现在也算是一个有钱人了,几百两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事情。

可是这个时代的读书人是很傲骨的,现在也算有好几家住院了,只要安易去,他们二话不说就把安易赶了出来,经过他的辛辛苦苦打听,总算知道事情的原因。

其实这些都是原主的错,当初他也是一名书院的学生,也算是勤奋好学,可是读书之后,越来越没有学好,偷鸡摸狗,吃喝嫖赌,还在书院辱骂老师,非常令人不齿。

,安易竟然想拐带师傅的女儿,一下子被师傅发现了,从此就把安易逐了出去,不过安易到不相信这种说辞,因为……这原主长得唇红齿白,也算是一名俊俏的书生,再说了,只要脑子没有坑,一般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可是所有人都相信了,他们相信这是安易犯的错误,不光如此,他的师傅还联合整个城镇读书的人,不许所有人叫安易读书,安逸的师傅可是一个进世,也算是县城的读书人了,所有读书人也只好听他的话,安易的青云之路,算是彻底的断了。

“我的要求不高,麻烦你为我两个儿子寻找到一个私塾,价钱不是问题,但是学问一定要高,我可不想让随随便便的人,教育我的儿子!”安易非常认真的说道,他就跟现代的家长一模一样,非常担忧自己孩子的教育。

齐铭听到这话,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呆着小嘴巴,睁着圆咕噜的小眼睛,“我说什么大事了,还把我吓着,原来只是读书啊,不过你赚了钱也算是不少了,怎么会选不到一个好私塾呢?”

安易叹了一口气,十分难受的说道:“还不是年少轻狂犯的错误,想当初……也实在是怪我太轻薄了,竟然犯了那样致命的错误,也不怪别人,都是我自己不检点,齐公子,我这辈子毁了倒是没有事情,可是……我不能让我两个孩子,也跟着我一起毁了啊,毕竟……他们才算是我们家未来的支柱啊!”

齐铭听到这话,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这么长时间和安易接触下来,他认为安眠药这个人非常的实在,根本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可是正如俗语所说的,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谁知道别人以前是什么样子呢?

不过人家好歹能够知错就改,总比那些虚伪的人

,好的实在是太多了。

齐铭看着那香茶,抬起头,说道:“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他根本就不会在乎世俗的名声,只要觉得孩子可以,都可以收下来,你明天跟我一起去看看!”

安易点了点头,也算是为事情解决,松了一口气,两个人就这生意又互相交谈了一番,不得不说,齐铭虽然是一个贵公子,可是做生意实在只有一套,而且待人和气,跟他的交谈,让安易受益匪浅。

看着天色也不早了,齐铭也不好,继续呆下去,在临走前,对着安易千叮咛万嘱道:“我那个师傅不喜欢虚伪的人,到时候你直观表现你的真性情就是,对了,他特别喜欢茶,而且还好酒,你看你有什么好物或者新奇的物件儿,明天一同带过去,就当是拜师礼,千万不要舍不得!”

安易赶忙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马车突然跑了过来,在安易家的店门口停了下来。

马夫赶忙在车底下放了一个小凳子,一张纤细的手掀开车帘子,身穿墨绿色裙子,扎着双髻的小姑娘,慢慢走了下来,同时扶下来的,还有一个身穿粉红色的小姑娘。

小姑娘走下马车之后,赶忙推开自己身边的小丫鬟,跑到其面前,小眼睛里闪着光,“哥哥,你可替我做主啊,那个小贱人光知道欺负我,爹娘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知道偏袒她,你快跟我回去,帮我打她!”

齐铭听到这话,眼睛里闪过一丝怒气,说道:“你说出这样的话,不觉得羞愧吗?什么叫她欺负你,你也不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是你光欺负人家吧,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我们的妹妹,你怎么一点友爱手足都没有?”

齐兰嘟起来嘴巴,眼睛里蔓延着雾气,“还不是她不好,明明我才是爹爹和娘亲的嫡亲女儿,她才是个庶女而已,可是爹爹和娘亲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我又算个什么,如果不是我和娘亲长得像,我还以为我也是个庶女呢?”

齐铭用扇子拍了拍手,语气中也带着一丝急切,“你天天计较这些干什么?还有什么叫做是个庶女?她已经记在娘的名下,也算是我们家嫡女了,还有,她又怎么招惹到你了!”

齐兰听到这话,小小的贝齿咬着自己粉嫩的小嘴唇,漫不经心地踢着脚下的石子,眼睛里蔓延着雾气,整个人看起来娇俏欲滴,惹人怜爱,“我……我……我就是想不明白了,做哥哥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娶她那样的人做媳妇,看着就是唯唯诺诺,一点气势都没有,再说了,她就是一个庶女,凭什么有那么好的婚事!”

“你别总是把庶女庶女的挂在嘴边,她现在也是嫡女了,你这样贬低她,不就是贬低我们吗,毕竟我们可是一家人,血脉相承!

还有,赶紧把你那不切实际的小心思都给我收起来,左公子是好,可是你也不要给我消想了,到时候传出去,齐家千金跟自己妹妹争同一个未婚夫,我们齐家还要不要脸!”

齐兰听到这话,十分生气的跺了跺脚,旁边穿着绿色衣服的小丫鬟,脸上闪过一丝急切,赶忙走到齐铭的面前,小声的说道:“公子,家里面发生大事了,大小姐八二小姐推进荷花池,现在二小姐生死未卜,你赶紧回去主持公道吧,顺便再救救大小姐,不然的话他一定会被老爷和夫人打死的!”

“你说什么?”齐铭一下子震惊了,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他想不清楚,一直娇俏可爱的妹妹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他真想一巴掌打醒自己这个妹妹。

世界上好男子多的是,她怎么光盯着自己妹妹的未婚夫呢?而且还老是针对自己的妹妹!

齐兰听到丫鬟的话,赶忙缩起脖子,脸上闪过一丝惊恐,扒住齐铭的衣服,哀求道:“哥哥,我求求你快救救我吧,我知道自己错了,可是我也不愿意这样,她对我冷嘲热讽,还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是倒贴也没人要。我一生气,就……就……你要是真的不肯救我,我会被爹娘打死的……”

齐铭听到这话,一把推开齐兰,“你现在知道怕了,那你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齐兰委屈巴巴的掉着眼泪,眼睛里闪过惊恐,可是不经意间看到了安易眼睛闪过一道异色,赶忙恢复正常,低着头。

齐铭胸腔里满是怒气,大庭广众之下,他们齐家的脸都快要丢完了,想着自己的妹妹,还是咬了咬牙,拉着她的手,说道:“我先到外面给你安排一个住所,到时候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呆在那里,等事情解决之后,你再给我回来,还有,我这是一次帮你了,如果你再不听的话,爹娘就是把你打死,我也不会看一下!”

齐兰听到自己哥哥愿意为自己解决问题,兴奋的点了点头,不用挨打就好,不过她在上马车之前,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安易,看着身边怒气冲冲的齐铭,她低下头,什么也没有问!

齐铭把自己妹妹安排好之后,赶忙走到院子里,发现自己的爹娘都坐在院子中央,几个小丫鬟跪在地上,正在瑟瑟发抖着,看到吉明回来了,小丫头们抬起头,苦苦的哀求着:“公子,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是啊公子,都是大小姐的错,把我们遣散出去,再把二小姐推入荷花池,我们真的不知道呀!”

“公子,求求你救救奴家吧!”

…………

齐铭听着这些话,呆着脸,什么也没有说,走到两位老人的跟前,恭敬的行了一礼,问道:“父亲母亲,妹妹怎么样了?”

看到自己的儿子回来了,齐父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生气的站起来,把手中的茶杯往地上一扔,怒气冲冲的问道:“那个逆女呢?”

齐母赶忙站了起来,安慰道:“老爷,您就不要生气了,兰儿她小,再说了,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重要的,就是看看嫣儿有没有事?”

齐父听到这话,狠狠的瞪了一眼齐母,叹了一口气,看着屋子里面的人,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里面那个人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她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难道你认为以后的事情被揭穿了,咱们会有好果子吃,毕竟规划了那么长的时间,可不能因为这一两件事情,就功亏一篑!”

朔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北京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山东治疗睾丸炎医院
朔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北京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