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少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0:05:54 来源: 濮阳信息港

一:初见  那是五六月份,春末季节的一个雨后晴天,昨夜的一场雨将天空洗得明净空灵,连空气都比平时清新了许多,湖面上泛着通透得绿意在微风轻拂下闪烁不定,阳光照在湖面上像是谁当空洒下了一把熠熠生辉的宝石碎屑,折射出耀眼的光波。  林贝坐在湖边光着脚去探那还透着丝丝凉意的湖水,黑白相间的校服掩盖不住那一身青春气息,扎在脑袋两侧的马尾垂在胸前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让她看起来很是乖巧可爱。那精心修剪过的指甲上擦得粉红色指甲油暴露出几分女孩子爱美之心萌动得迹象,和想要展现自己美好青春的心思。  看着脚尖挑起的水花在脚尖激起而后飞溅、跌落,林贝一次次重复着这个动作乐此不疲,而她却并不开心,反而心情很是低落,粉红秀美的嘴唇紧紧抿着,漂亮的大眼睛里看不到一点愉悦。  今天林贝本来和闫妍约好了一起玩,结果闫妍临时变卦去和男朋友约会,她眼巴巴地看着闫妍一脸甜蜜地挽着男友的胳膊边走远边回头欢快地挥手沖她喊再见,直到他们上了与自己不同路的公交车扬长而去,她的心情才带着不甘和怨怼彻底跌到了谷底。  林贝很郁闷,也很生气,气闫妍放自己鸽子,也气闫妍得重色轻友,但更郁闷的是为什么别人都能够甜甜蜜蜜双宿双飞,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  “唉——”林贝泄气地叹息,心想:我的要求也不高啊,可就是没有那么一个人能让我想跟他好……这也不能算是我的问题啊……叹过之后林贝又陷入了内心纠结的情绪里:是不是自己要求太高了?毕竟理想对象都是不现实的,或许应该现实一点?比如前两天给我课本里夹情书那个同学要不要考虑一下?哎呀不行,不要,那个同学身材臃肿浑身上下毫无特色性情还唯唯诺诺一点都不成熟,才不要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呢。嗳?不如考虑下上个星期在自习课上跟我表白那个同学?他倒是不臃肿,不过……长什么样儿来着?  啊……好烦躁……林贝用力甩甩头想要把脑子里奇怪的想法甩走。  就在这时,有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传来,这里本就安静,而山路上昨夜的雨水还没有干透,所以很容易就能听到人走在上面的声音,林贝有些奇怪地偏头看向声音的方向。  那是一条水泥筑的石阶小路,从翠绿的林子里斜斜向湖塘延伸下来,小路的路边种着几棵繁茂的桃树,枝头上正开着丛丛簇簇的桃花,淡粉得花色中点缀着星星点点青黄幼嫩的叶芽,环境清幽安静得有种超然物外的感觉。  自从林贝偶然发现这个清静的地方后,只要一有心事就在这里呆着思考,而不知为何这里很少有人出现,她也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所以可以说这是她的私人天地,而现在,林贝不由有些好奇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和自己一样走进这里。  风微微地吹着,吹得额前柔顺的刘海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眼皮,她眨眨眼微眯着看向那条小路上,心底竟莫名涌起一丝小小的期待。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一个少年出现在视线内……栗色微长的短发下是一张清俊中带着温润气息的容颜,纯白宽松的棉线衫下是略显单薄的身材,发白的浅蓝色牛仔裤裹着两条修长笔直的腿,浅蓝色布面跑鞋边沿沾染了些许湿气,他迈着悠闲的步子,带着满身儒雅与恬淡款款而来,就像是从泛着淡淡纸香的书卷中走出来的少年,美好,恬淡。  暖暖的,浅金色的阳光轻柔地洒下来,翠绿的树木在他身后成为一副虚化的背景。  他不经意地抬手拢了拢耳边的头发,下巴微微抬起露出一个线条优美的侧脸,拢起的袖口处露出半截清瘦的手腕,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反射出一点微光毫无防备地撞进眼中……林贝轻轻地眨了下眼,保持着扭头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看着他,鼻息清浅得小心翼翼。  粉嫩的桃花落在雨后泥泞斑驳的石阶上,他目光一偏,便看到那一树开得纷繁、团团素雅的桃花。驻足,伸手将从路边伸出的桃枝轻轻压在修长的手指下,还有一枝恰好挡在他额前,像在他发上戴了花环般。白净的指尖抚着花枝,手指轻弯,一簇稀疏粉白的桃花从枝头折下,抬手别在左耳上在栗色的发间成为一抹点缀,也将他那轮廓清俊的面容衬出了一抹温柔。  林贝微微张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而他似乎没有察觉到,兀自仰头看着探到额前的花枝,秀气的唇边抿出弧度。  在他身后上空有粉白的桃花大片开放着,微风吹下的花瓣在他身后轻轻飘落,这一幕无声无息地展现在眼前,像是技术高超的摄影师和优雅美丽的模特完美配合拍下的作品,让林贝不由自主地赞叹:“好美……”  苏临安虽然沉浸在桃花地柔美姿态里,然而他还是听到了那一声轻叹,带着女孩子特有地甜美嗓音和怔忡地空茫,他收回目光向湖边看去,清浅的眼神中再无半分欣然,唇边的笑意已隐没不见。  那个女孩的身形半掩在绿树后,一身黑白相间的校服昭示着她的身份,她坐在岸边两条裸露在空气中的小腿垂在湖面上,而头却偏过来看着自己。在脑袋两侧扎着长长的马尾温顺地垂在两颊边,和留到眼皮上一点的齐刘海衬得她一副乖巧模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又黑又亮,将本就甜美可人的相貌凭添几分灵动。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手压在裙边是为了防止风吹起裙子,而裙子下露出大半截白皙的腿也泄露着少女那还未成熟的美丽。  此情此景,幽绿澄碧的湖水竟沦为了衬托这个青春少女的背景,但是那美丽并没有点亮苏临安的眼睛。  他静静地站在那儿看着她,没有进一步动作,没有一星半点言语,只是那微抿得唇和轻蹙的眉心让林贝感觉到一件事:他不喜欢她。意识到这一点后林贝的睫毛不由轻颤,她突然有些懊悔自己的视力太好,将那神情看得分明。  他们之间隔着将近二十米的距离,林贝依旧偏头看着他,只是此时眼中已有了一抹委屈之色。  苏临安静静看着少女,许久,他抬手拂开身前的花枝,抬腿迈下剩余的台阶,将一片粉白桃花抛在身后,脚步不急不缓地走向湖边。走了几步他发现少女的神色变得紧张起来,几不可见地扬了扬嘴角,略长的眉眼里暗藏着一丝玩味,脚下不停,径直走到少女身旁。  林贝身后有一棵梨树,枝虽繁叶却不茂,洁白的梨花一朵挨着一朵清雅静谧地开在枝上,花枝在湖边上空层层重叠地铺开一片如雪花色。  少年转过绿木丛走到林贝右侧,他一身穿着素色清雅,身上散发出柔和的气息,让林贝恍然有一种他是从梨树上飘落的一片素净梨花瓣的错觉。她的紧张源自少年那不似人间所有的气质,仿佛他是一个美丽的梦影,一不小心就会打破消失不见。  林贝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那簇稀疏的粉白桃花还夹在他的左耳上点缀着发色,又有洁白的梨花满枝满树的在他身后、头顶陪衬,映着远处模糊的绿意,她再次失神其中。  在此之前林贝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男性能将自身与自然之美的花如此相配,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他一样如此美好的少年,也从来没有对一个异性有过这种心动的感觉,让她移不开目光,无所适从。  苏临安右手轻扣在裤子口袋的位置,站在少女身旁垂眸审视着岸边灰尘的厚度,眼角余光瞥到少女的神色后不由微微浅笑。  林贝在看到他那抹笑意后两颊微红,眼神也清明了大半,目光一转便看到少年右腕上那条一圈圈缠绕得牙色珍珠手链,暗暗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红绳编的手链,觉得自己好没品味。  苏临安不再看她,屈膝蹲在湖边,取下右耳上的桃花捏在右手指间伸向水面。靠近岸边的水面上稀稀落落地飘着一层白色花瓣,他低着头用手里的桃花轻轻拨弄着那些梨花瓣,闲着的左手半伸展着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几根草色伸到了他身旁,翠绿的草将他素白浅蓝搭配的衣色衬得分外雅致。  林贝咬了咬嘴唇,扯过身后的书包抱在怀里,从里面拿出一本大大的笔记本递给少年:“借你坐吧……”  苏临安偏头看了她一眼,面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伸手接过。  看着少年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就将自己的笔记本垫在地上坐了下去,林贝眨了眨眼,发现自己除了小小不满外竟然都没有生气。她心里不由泄气,但立刻又给自己打气:跟他说句话而已嘛,很简单的,问他叫什么,然后交个朋友,很简单的,很正常的话,没什么奇怪的,嗯。  苏临安盘腿坐在岸边,闲逸地撩拨着水面上的花瓣,而目光却落在少女倒映在水面上的倒影,将她的一时挫败和暗暗自我鼓励的神态看在眼里,淡漠的眼底盈出一丝笑意。  林贝仍是偏头悄悄地看着他,由衷地觉得这个少年好看得过分,漂亮的面部轮廓,柔和细致的眉眼,还有修长适中的体型和那一身舒服的气质,简直不像个人。啊不对,是不像个凡人。她低头让垂在脸侧的头发挡住自己发热的脸,在心里尴尬地咳嗽着纠正自己的想法。  苏临安将少女的神色尽收眼底,曲起一条腿支着手臂侧身看向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林贝一惊,猛然抬头看着他傻傻地“啊?”了一声。然后对上少年隐约带着笑意的目光才猛然想起他问的话, 忙不慎地回答:“喔……是因为……我家在这个小区。”  苏临安看着少女紧张得语无伦次的样子,嘴角弯了弯:“是吗?”  林贝不由自主地点头:“是啊,上个月才搬来的,你家也在这里吗?”  苏临安的眼神里多了一抹奇怪的神色,轻轻开口道:“你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没人来?”  “啊?”少年的问题让林贝愣了一下,然后才小心地摇头,“不知道……”  苏临安浅浅地笑了笑,声音平静轻缓地说:“那你就猜猜看。”  林贝抿着嘴唇不明所以地看了少年好一会儿,才怯怯地说道:“该不会是这里死过人吧?听说人们都很忌讳这种事。”  苏临安脸上笑意微顿,而后加深,却有点意味不明的味道,说了句:“很有想象力。”  “不是吗?”林贝好奇道。  苏临安静静看着她没有回答,微微眨眼,纤密的睫毛掩去了眼里微凉的神色。  阳光透过梨花间的缝隙暖洋洋地洒在少年栗色的头发上,映出细碎柔亮的点点微光,也在少女黝黑发亮的眼底投入一抹暖黄色的光影。  微风轻柔地吹着,一缕细长的发丝贴在少女粉红色娇嫩如花的唇瓣上,她微微启唇暗暗吹气,希望能不动声色地吹走那缕发丝,然而那发丝却不舍得离开似的,固执地贴在她唇上。  林贝脸颊微红,低头抬手拿开唇上的发丝后抿了抿唇,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我可不可以给你照张相?”  苏临安眼神微变,道:“为什么要照相?”本以为她会害羞地躲避自己的目光,却没有想到得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她还真是……  “因为……”林贝用牙齿咬着下唇嫩滑的内壁一处,在齿间细细地研磨,想了许久竟想不到一个正当的理由。而被那双似笑非笑恍若柔情的眼睛盯着,几秒的时间却显得尤为漫长。  “因为什么?”苏临安弯了嘴角轻声问。  林贝张了张嘴,话到喉头梗了一梗才打着转儿从嘴里吐出,声若蚊蝇:“你很好看。”  苏临安无声地笑了,笑得扬起了嘴角,弯了眼睛,而心中却无喜。薄唇轻掀,声如一缕将岸上花瓣吹落湖面的风,他说:“抱歉,我不想照。”  林贝看得清楚,少年虽然在笑着,可那双泛着褐色的眸子里却是隐着淡淡疏离,平静无波。  有白得纯粹的花瓣被风轻轻地吹下枝头,像一个个小精灵飘飘摇摇地落下来,有的巍巍颤动着落在少年纯白色的绵衫上,又擦着那柔软的料子如一声叹息般坠下;有的在被阳光照得微黄透亮的发上落下轻轻一吻,而后心满意足地滑下跌在地上;有的像风神指间流泄而下得洁白思绪,裹着柔情万种,撒落在他的身旁。  林贝屏住了呼吸,心里产生一种奇特的感觉,觉得少年就像是青天上一片薄薄的云,似在眼前又在天边,白得纯净,白透明,半虚半实,风一吹就会散了……  苏临安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脸上笑意渐渐褪去,转头看着波光闪动的湖面,秀气的薄唇微动,轻若落叶坠地的声音落在少女耳中:“离开吧,离开这里。”  林贝怔怔地张嘴:“啊?”  苏临安抿着嘴一手撑着地面借力起身,低头看了看铺在地上的笔记本,又看看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少女,右手习惯性得轻轻扣在裤子口袋处,眉间隐约一抹轻愁,淡淡地开口:“我要走了。”  林贝心里莫名一慌,脱口道:“你要去哪儿?”  苏临安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忽而伸出左手用食指理了理少女额前被风吹偏的刘海,指尖轻轻一拨便收了手,又道:“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林贝张嘴想问“为什么”,可是少年已经转身走过岸边,沿着那条来时的小路拾阶而上,浅色的背影如一个不真实的幻影般渐行渐远,而她却不敢伸手碰触,更不敢出声唤他,心里隐隐地怯懦像一只无形的手覆在肩头,让她无法动弹。  二:等到再见时  自那日后,林贝接连好几天都去湖边等那个少年,只是都没有等到,但是她不放弃,继续每天去那里等。  闫妍邀她逛街买衣服,她拒绝了。闫妍请她去甜品店吃新出的蛋糕,她拒绝了。闫妍拉她去游乐场,她轻轻推开闫妍的手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一次,闫妍捧着她的脸,四目相对,闫妍问:“贝贝,你怎么了?”  林贝怔怔地反问:“什么?”  闫妍看着她叹了口气,神色落寞地说:“我和他分手了,你竟然没有安慰我。”  林贝才想起闫妍刚刚说了什么,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说出一句:“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共 26268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癫痫的正确饮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