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发牌倒计时早今年秋天不会晚于201

2019-03-11 00:00:10 来源: 濮阳信息港

种种迹象都已经表明,中国4G发牌时间已近。

例行“潜规则”

从中国过去多轮电信改革的经验来看,涉及电信运营商重组、牌照发放等电信改革的重大事件,都会由中国政务系统的决策中枢:国务院终拍板,在此之前,则会经历一个漫长的博弈和准备时期。

在这个时期的前半程,利益相关各方会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放风试探,并自产业界和学界展开深入的辩论,并终将影响逐级传递至决策层,期间会有一段流言纷至,看似政策临近的“假产期”,但实际上距离政策出台其实为时较远;而在后半程,随着利益各方的观点与态度不断清晰,整个业界的观点会突然达成统一,或进入一个“集体失声”的缄默状态,博弈则转到更高的、与外界相对绝缘的决策系统内部进行。

而在政策临近出台的时刻,各方往往并不会对外释放任何信号,但却会在各自的业务层面展开提前行动,以抢占先机。

另一个潜在规则是,政府官员往往不会就相关时间表给出明确答案,但一旦明确,则不会轻易更改。

进程与信号

判断4G发牌时间的信号,也同样参照以上规则。

首先,自2012年以来,三大运营商关于未来技术路径的纷争,在近期已经全面落幕,在中移动继续TD-LTE的宣传同时,一直坚持FDD LTE战略的联通和中电信高管,均已先后在公开场合的发言中暗示,两家运营商都将参与TD-LTE建设,并已展开相关实验络准备和终端的准备。

与此同时,

4G发牌倒计时早今年秋天不会晚于201

工信部部长苗圩2012年9月曾公开表态称,“工信部已决定,将于一年左右的时间后发放TD-LTE牌照”,这一罕见的,提前一年表态确定的时间表,目前也已经渐近时点。

而就在此前,中移动6月21日启动新一轮4G络主设备集采招标,共约20.7万个基站,共55万载扇。这一庞大规模,已经难以用“大规模实验”定义,而按照其流程推算,预计将于8月底对外公布招标结果,进入实际建设阶段。

综合以上信息,可以得出结论:关于4G发牌的学术争论和利益博弈都已经基本尘埃落定,各方已经达成可接受的终方案,政府的4G牌照政策的障碍已经消除。

这意味着,当前已经进入4G发牌前的倒计时,政府随时可能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发放4G牌照。

可能的时点,一是在今年月,中移动完成TD-LTE招标并初步展开建设,以超过100个城市能开始提供4G“试商用”为契机,而即使悲观的结果,首张牌照的发放时间也不会晚于2014年春节。

悬念在于

目前更大的悬念,是政府将发放牌照的总数以及次序。

从种种迹象(联通与中电信高管表态,国家无委将2.6G频段的190MHz频谱全部划归TDD)来看,三家运营商均获得一张TD-LTE牌照应无悬念,但由于中国TDD频谱资源不足以支持3家运营商,所以除中移动全力发展TD-LTE外,联通与中电信至少有1家将再获得FDD LTE牌照,也将是必然情况。

在此过程中,一个必须考虑的博弈,是对本土产业链的保护扶持,与国际关系维持两者之间的平衡。一方面,参照3G时代TD-SCDMA提前“试商用”的旧事,提前一段时间发放TD-LTE牌照,是推动中国自主通信技术及相关产业链发展的一大利器,但在其他两家运营商以及国际政治及产业力量的影响下,这个时间也不可能过于拉长。

因此,有可能,也操作性的情况是,政府先统一发放三张TD-LTE牌照,然后开放FDD LTE牌照申请,并通过对受理申请的流程进行合理设计,实现在不引发外界指责的情况下,为TD-LTE争取宝贵的先发时间。

这个时间短不会少于6个月,长也可能不可能超过18个月,但就中国的现实情况来看,即使这样设计,同样有可能被运营商们突破:联通与中电信可能在获得FDD LTE牌照之前,就提前进行络升级,这在3G时代其实已有先例。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科技杂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