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游戏和打人生的镜像

2019-03-27 19:36:10 来源: 濮阳信息港

大学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打pc游戏。有一段时间,我以打穿游戏为乐,因为每一款游戏都有一些BUG(或叫窍门或叫短路径),一个称职玩家的任务就是找到bug,

打游戏和打人生的镜像

通过bug把游戏击穿。

我当时打得的游戏是《星际争霸》,我是北大战队的队长,我们参加高校联赛,我一直跟别人吹嘘的是以不败战绩拿到了一个北京赛事的。战队里有各种神人,有拿了三块国际奥数金牌但依然因为旷课差点儿被数院退学的人,有在物院后来去美国研究激光器差点儿回不了国探亲的。水平的人id叫DPR,他是数院另一个大神,用公式计算出了采矿效率的农民数,大约记得简化后的公式是(矿坨数量*2+2)。

到了《星际争霸2》里面,矿工数量被直接标了出来,方便了玩家上手游戏,但揭密这个短路径会让很多真正的玩家失去一些乐趣。

不同的人打游戏乐趣来源是不同的。称职的玩家是通过游戏里的现象倒推游戏设计者的想法,一旦我们把这一点破解了,我们就可以用“造物主”的角色来“玩弄”这个游戏。

比如我们就可以在《暗黑破坏神》的某一幕里用1个小时打出1亿的金币,同等条件下别人可能需要7天,外加多点几百万次鼠标。你要做的是,找到合适的场景、调整技能组合、调试出属性匹配的装备。

在我读大四的时候,有一款游戏(大概是叫《凯撒大帝》)的一个现象让我困扰了很久。

当时我管理一座城市,城市里需要有警戒塔,作用相当于警察局。如果警戒塔覆盖完整、警力充足、警察敬业,城市治安就会好。从某个时间节点开始,我的警察就会开始不断罢工,小偷、恶棍、纵火犯开始横行,进而治安恶化,全城的商铺、工坊纷纷着火夷为平地,进而引发整个城市经济体崩溃,人口开始外迁,由于缺乏劳力整个城市进入更全面的彻底崩溃。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紧急关闭所有教育、娱乐、军事等高阶设施,全力把力量全部集中在层的生存挣扎。

这样的局面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一轮,一切的源头仅仅来源于我作为市长管理不了警察。

但是我一直搞不清楚警察罢工的真正原因。我开始尝试给警察提高薪资,市政负担越来越大,治安效果却呈现了极低的显著性。

所以我开始寻找其他变量。我试出了一种方法。我将商业区、工坊区和富人别墅周边的警戒塔工资提高,把农田、广场这些空旷地和城门一带的工资调低。这么一个微小的举动,非常意外地解决了所有问题——警察群体的满意迅速提升,城市治安从此变得极为稳定,同时市政治安整体支出巨幅下降。

到这一刻,游戏设计者的思路已经展露无疑。在这座城市里,人们不需要大同世界,不接受“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逻辑,需要的是有分层、有进阶。有一部分警察负责了更重要的工作职责,担起了更多的巡逻或抓捕任务,理应获得更多的收益。而那些拿着低薪在看守农田的警察理论上也获得了进阶空间,他们可能通过更加努力工作,优化效率,见贤思齐。

在现实世界里,很多公司对人才的治理也采取了类似的架构。他们会把80%的收益(这里指的就不仅是薪水了)分配给20%的人。人才确实是有分层的,这不仅仅是因为20%的人创造了80%的收益,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能够让另外80%的人看到未来。

有的公司管这20%的人叫“超级员工”,有人称为“A+选手”,我称之为“愿景展现者”。以前王尔德说:“如果你要造艘大船,首先要做的,不是张罗大家去砍木柴,而是激起所有人对无尽大海的渴望。”这说的就是未来的价值。

道理虽然简单,但并没有太多人真的出于用心、或是狠心、或是真心能够做到这一点。于是怠工、出篓子、产品质量下降、运营松散,一系列的事情跟着出现。

总之,我找着了这个游戏的bug,后来又陆陆续续找出更多,比如如何快速让一座城市盈利、如何节奏地贿赂罗马元老院。很快我就不玩这游戏了。所有游戏一旦被我找到bug,我就再也不想玩了,因为乐趣已经被榨干了,这是一款游戏的好归宿。

不过庆幸的是,人生足够难,你需要花很长很长时间,才能找到能1个小时赚1个亿的方法,你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弄明白人们的心理模式,你可能还需要一生的时间,去找到用善意对待世界又不被世界恶意中伤的方法。

So, take your time and hack it.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