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小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吗

2019-03-10 23:46:14 来源: 濮阳信息港

本文来自美国科技博客站PandoDaily,由虎嗅编译:

每次PandoMonthly(译注:这是PandoDaily的一个线下活动)总是以两个问题结束。个是:你是否相信什么别的人不相信的东西?

昨晚我们的嘉宾——AngelList的创始人Naval Ravikant对此有备而来。他再次提及他在访谈一开始谈到的话题:世界将越发由大量小微创业公司构成,它们通过API进行互动。没有大公司这回事了。

要理解这个想法有多激进,看看我们周围的创业生态。所有有发展潜力的互联公司都以巨额估值完成了巨大的增长期融资。Facebook在上市前私募了10亿美金,雇佣了数千名员工。即便那些相信创业公司能改变世界的VC与创业者,也认定你终还是要变成大公司才行。你确实可以在一开始做到资本高效,但是在旅途的终,你做不到。

Ravikant争论道:Instagram并非一个意外,它将会成为一个常态。他反对那种对Instagram没能实现货币化的批评,他认为这事本来只需靠少量的人就可以做到。他进一步说道,谷歌和Facebook的员工,其中80%很有可能都是非必要的。他认为,可能只需几百人,就能做出Facebook现在这样子。

这是有可能的,他说,因为在未来,我们今天压根想不到可以外包的事情都可以外包。在未来,每天工人们醒来,登录我们在那时会用的不管叫什么的疯狂硬件,然后就接收到来自不同公司的日常指令——就像今天租车应用Uber里的司机。

显然,一个富含Instagram的世界对创业者来说很不错——他们拥有更多的控制权与所有权——但是对VC们来说则糟糕了,因为后者仰仗创业公司对大量金钱的需要为生。在Ravikant看来,金钱是许多VC所能给的一件东西之一。Ravikant早些时候谈到,VC们已在早期阶段被挤出去了,不仅仅是在初股权方面,也在品牌意义上。比如说,每个人都在说“YC的Dropbox”,而不会说“红杉资本的Dropbox”,而后一个说法在以前是存在的。在VC世界里,相似的“小”趋势的另一个更惊人的例子是:Ravikant推测认为,YC的保罗·格雷厄姆可能跟Andreessen Horowitz的马克·安德森享有同等的个人经济权力。而前者不用募集30亿美元,跟LP们打交道。

可能笔者是只恐龙,但是让我去想象一个公司会持续成长但是规模将停止增长的现实,实在太难了。

即便外包总的来说是大势所趋,它也是起伏不定。比如,早期的博客都是将收入工作外包。但近的创业公司,像The Verge和我们,都从一开始就请了团队,避开了过去几年内一些创业型博客可能会死在那上面的交易。

公司并不总是有扩展规模的必要。有时,它们扩展规模只是出于控制权、安全、自我、遗产等等方面的考虑,

这个世界的小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吗

或者只是因为那就是它们的行事方式。毕竟,IPO仍然是游戏的结束。华尔街想要的是“买进东西”的感觉。如果这些东西是硬资产,那么它们是一大堆人才。为了让商业与创业圈变成可以接上趟的游戏,创业者们与创业生态也这么去做(即扩大规模)。

Ravikant一点都不羞于谈论“小趋势”这事会给风投与整个社会带去多大不快。事实可能证明他是对的。大多数远见在某些点上总是显得很疯狂。

本文标签: